var a='www.'; var b='asiaf'; var c='inance'; var d='.cn';

亚洲财经

搜索
亚洲财经网> 亚财情报 > 情报速递

监管收紧 金交所与平台互相“封杀”

1年前发布来源:新京报作者:金彧 陈鹏

评论(0)浏览(33)

近期,在部际联席会议清理整顿6·30大限与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7·15大限的双重压力下,金交所与互金平台互相“封杀”,主动或被动不再合作。

  近期,在部际联席会议清理整顿6·30大限与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7·15大限的双重压力下,金交所与互金平台互相“封杀”,主动或被动不再合作。

  身陷传闻的陆金所紧急下线部分金交所合作产品,引发市场关注。目前,苏宁金融、腾讯理财通等多家互金平台已停发金交所新产品。

  记者获悉,在双重打压之下,金交所主动或被动取消与P2P等互金平台合作,停发理财产品,对金交所的业务冲击较大。有的金交所业务收入的1/3是来自与互金平台合发理财产品。金交所与平台的分成,高的可从项目利润中分成约70%。业内人士预计年底或出现金交所倒闭潮,行业重新洗牌。

  清理整顿交易所大事记

  2011年11月

  国务院发文,建立由证监会牵头、有关部门参加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制度。

  2012年7月

  国务院发布《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划出交易场所业务红线:不得将任何权益拆分为均等份额公开发行;不得采取集中交易方式进行交易;不得将权益按照标准化交易单位持续挂牌交易;权益持有人累计不得超过200人等。

  2016年12月

  侨兴债违约事件,将地方股交所推向风口浪尖。

  2017年1月9日

  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第三次会议在京召开,决定开展一次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活动,利用半年时间集中整治规范。

  2017年2月10日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称,2017年6月30日仍未整改规范或通过部际联席会议验收的交易场所予以撤销关闭。

  2017年6月30日

  互金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通知要求,互联网平台于2017年7月15日前,“停止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开展涉嫌突破政策红线的违法违规业务的增量”、“妥善化解存量违法违规业务。”

  整理:陈鹏

  多平台停发金交所新产品,观望中

  近日,金交所和互联网金融平台的合作再受关注。上周陆金所传出下架部分涉嫌违规的金交所产品。苏宁金融、网易理财等互金平台对金交所产品的态度也在发生转变。

  根据新京报记者此前在金交所产品测评中的梳理,包括顺手付(现更名顺丰金融)、乐视金融、腾讯理财通、百度理财、网易理财、万达财富等平台,均有地方金交所(中心)挂牌的产品。

  记者25日浏览各大互金平台发现,以往普遍会出现金交所产品的定期理财页面发生了变化。苏宁金融官网介绍称,定期理财中的固收理财主要是财富安享系列产品,由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备案登记。而目前苏宁固收理财页面并无产品,显示为“即将上线”。网易理财的定期理财区域也无相应产品,此前其固定收益类产品也有的来自金融资产交易所。

  此外,腾讯理财通“定期理财”页面25日仅显示3款基金产品。顺丰定期理财产品自7月15日后便无更新且多款产品出现在转让栏。

  关于与金交所的合作,腾讯理财通相关负责人表示,金交所相关产品按监管政策走。百度理财方面表示,“目前,百度理财严格执行了64号文的监管要求。”截至记者发稿时,处于风口浪尖的陆金所尚未对此作出回应。

  7月初,一份关于互联网平台与交易所合作整顿的文件流出,被称作64号文件。其中要求,互联网平台于2017年7月15日前,“停止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开展涉嫌突破政策红线的违法违规业务的增量。同时,互联网平台须积极配合各类交易场所,妥善化解存量违法违规业务。”

  一位互联网金融公司人士告诉记者,由于上半年监管层面对与金交所合作的关注,该公司和一些金融交易所停止了合作,目前不再有增量,存量因为投资周期的原因不受影响。“未来肯定还会做,但会按照严格的标准执行。”

  “不一定是所有互联网平台和金交所的合作不合规,而是目前的大环境下,平台谨慎的做法。”另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的负责人说,前段时间互金整治小组的文件并非对金交所模式一刀切,而是针对以往明显的一些涉嫌违规问题。

  他表示,目前很多平台也在观望,所谓的下架可能是出于舆论和监管环境的考虑。因为金交所的监管还不明确,有的地方已经对互联网平台的合作摸底。

  互金平台为部分金交所带来三成收入

  业内人士表示,一些金交所与互金平台合作发产品的收入占其总收入的30%左右。

  业内人士表示,在互联网平台发行金交所产品主要方式有三种,资产收益权转让、定向融资计划和定向委托投资计划,都是违法违规的重灾区,是本次64号文监管的重点。

  上述人士表示,金交所合作产品模式主要面临的合规风险是收益权的拆分转让。由于底层资产的金额较大不利于募集,互联网平台往往与金交所合作通过分期募集、金额拆分等形式将收益权分拆,以达到降低投资者门槛的目的。并且底层资产为私募、券商、信托等资管计划的产品需要满足合格投资者的要求,但不少互联网平台产品设置的门槛远低于监管要求。

  在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研究员顾雷看来,金交所在诞生之初就开始跟P2P等互联网平台合作,尤其是大量国资背景的金交所,为互联网平台增信背书,赢取投资者信任。

  金融监管研究院研究员许继璋、颜颖介绍,在7月15日清整办规定的检查大限到来之前,有超过40家地方金融资产交易所和金交中心都有和互联网平台进行合作。

  他们认为,金交所和互联网平台合作的原因主要是金交所有两大“优点”。一是金交所都是由省级单位筹办的,是标准的国企,有增信效果。二是金交所可以实现大标的包装和拆分,融资机构通过资管计划和信托将产品包装,再通过金交所分期挂牌起到资产拆分的作用,可以将互联网平台上难以直接募集的大标资产轻松化整为零,也可以绕过监管单个项目不超过200投资人的规定。

  顾雷表示,金交所与互金平台合作分成模式比较复杂,主要有三种:不负责设计产品和发行,只收取转让费,一般收取标的金额的万分之二到万分之五;第二,金交所负责寻找项目和设计产品,并帮助互金平台寻找客户,则要从该项目利润中分成约50%;第三,在第二种基础上,如果金交所拥有更多的渠道和资源,那么,则要从该项目利润中分成约70%。

  “尤其是50%甚至70%的利润分成,对于金交所很具有诱惑力。这也就解释了为何金交所热衷于与P2P等互金平台合作。”顾雷说。

  对此,派生集团董事长、团贷网创始人唐军表示,业内差不多是这类分成模式,不过,每家情况也有所不同,团贷网只是帮助金交所提供流量导入和信息展示,分成较低。实际上,互金平台通常不是与一家金交所合作,而是与多家交易所合作。

  有关互金平台与金交所分成的利润何来?业内人士透露,双方合作发行的产品通常投向房地产、基建等实体经济和股市、债市、黄金等非实体经济,主要靠赚利息差。比如,发行1亿元产品,给投资者承诺5%的利息,所投项目方付出7%的利息,这就能赚200万利润,金交所、互金平台就这200万元分成。

  目前不少互金平台已下架金交所相关产品,这对金交所与互金平台有什么影响?顾雷认为,目前业内没有准确的统计,但有一些金融资产交易所与互金平台合作发产品的收入占其总收入的30%左右,因此,这次清理整顿对其影响很大。

  唐军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停止与金交所的合作,对团贷网业务几乎没什么影响,因为那块业务利润本来不高,占业务收入比例不高。

  “目前全国几家比较大的金交所还在正常运转,但其经营方式可能有些改变,主动暂停与P2P等互金平台合作,减少或停发风险大、收益高的理财产品,同时积极与国有企业和国家部委开展更多的合作。”顾雷说。

  多位业内人士预计,今年年底和明年初一些小的金交所会完全改行或倒闭,一些大的跟国企、国家部委合作创造新的利润增长点。比如,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成立“政府和社会资本资产交易管理平台”,并专门设立了“PPP营运中心”,开展PPP业务。

  “目前仅9家交易所通过验收”

  清理整顿部际联席会议规定的各省金融办提交各类交易场所验收报告的最后期限已过,而目前已提交验收报告的省份寥寥无几。

  去年底,侨兴债违约事件将地方金交所推向风口浪尖。今年初,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第三次会议在京召开。会议决定,开展一次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活动,通过半年时间集中整治规范,基本解决各类交易场所存在的违法违规问题和风险隐患。

  2月10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称,2017年6月30日仍未整改规范或通过部际联席会议验收的交易场所予以撤销关闭。

  顾雷认为,金交所无形之中成为游离在一行三会监管体系以外的一种特殊代管存在,开展业务在金融办备案即可,经营模式有较大的灵活性,越来越成为互金平台项目增信或销售的重要渠道之一,有时甚至成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新宠。“在这种情形下,不少地方交易所实质上是处于监管的真空地带,创新品种越来越多,积聚的风险也越来越高,确实到了必须清理整顿的地步。”

  6月30日,山东省金融办公布了各类交易场所的验收情况,有17家开展权益类交易业务的交易场所和10家开展现货和期货大宗商品交易的交易场所通过验收。其中齐鲁股权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和山东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也通过了验收。

  海南省金融办6月29日发布了验收报告,海南省国际商品交易中心通过了验收。

  据金融监管研究院研究员许继璋、颜颖统计,目前全国有64家金交所,其中有包括北京金交所、重庆金交所、深圳前海金交所、四川金交所、河北金交所、大连金交所等9家交易所通过了部际联席会议验收。

  在监管趋严的情况下,其余未验收的金交所何去何从?一位不愿具名的金交所从业人员表示,2016年年后已有部分地方的证监局、银监局进场检查,并且将按照“穿透式”的原则核查交易场所的各类业务是否符合国发38号、37号文的规定。“具体的检查标准,目前还未明确,但是最终要联席会议验收”。

  新京报记者 金彧 陈鹏


  相关阅读:

  揭秘“金融组建整合家”万建华

  购物卡里藏了多少秘密 你知道吗?

  一文看懂美联储加息对各种投资品影响

  诺诺镑客陷逾期泥潭 原来都是因为他?

  巨头纷纷布局基金 财富号能否夺得天下?

  苏宁银行获批开业,盘点具有互联网背景的民营银行


版权声明:亚洲财经选发有优质传播价值的内容,我们极其尊重优质原创内容的版权,如所选内容未能联系到原文作者本人,请作者和yazhoucaijing(微信)联系。

监管收紧 金交所与平台互相“封杀”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亚洲财经(yazhoucaijing)】或扫描二维码

0
好文
0
太水

推广达人 工资福利

  • 签到任务Ⅰ

    签到任务Ⅰ

    3.17元人民币奖励

    承包任务金:100 元

  • 撰写文章Ⅰ

    撰写文章Ⅰ

    11.67元人民币奖励

    承包任务金:1000 元

  • 推广会员Ⅲ

    推广会员Ⅲ

    119.8元人民币奖励

    承包任务金:3000 元

亚洲财经

精彩评论

用户头像
表情 评论还可以输入320

查看更多>>

内容推荐

回到亚财情报

情报速递

热评机构

金三角数字产业基地

专家视点

亚财推荐

阅读排行

  • 周榜
  • 月榜

http://www.asiafinance.cn/topic/cyjs.jspx

什么值得买

亚财互金E周刊 互联网金融领域最具影响力刊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