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财经

搜索
亚洲财经网> 亚财情报 > 情报中心

比特币监管风暴背后的混沌江湖:有玩家血本无归

1个月前发布来源:新京报作者:覃澈 罗亦丹 宓迪 王全浩 王佳颖

评论(0)浏览(50)

继1月6日约见比特币交易平台主要负责人后,央行北京营管部发布消息,于1月11日起进驻“火币网”、“币行”等比特币、莱特币交易平台,就交易平台执行外汇管理、反洗钱等相关金融法律法规、交易场所管理相关规定等情况开展现场检查。

比特币监管风暴背后的混沌江湖:有玩家血本无归

比特币监管风暴背后的混沌江湖:有玩家血本无归

  新京报制图/许英剑  

  玩家从早期的极客过渡为投资者涌入;市场风险丛生;比特币平台酝酿成立行业联盟

  从全球范围来看,比特币行业的上下游主要分四个领域——挖矿、储存、交易、应用。

  挖矿是比特币生产过程的形象说法。通过大量计算,完成系统要求的工作量证明,系统就会奖励一定数量的比特币。通过挖矿得到比特币的过程,一个节点每秒钟能做多少次计算,就是算力,算力占比决定能挖到的比特币数量占比。

  目前,职业挖矿主要依赖算力远超个人电脑的专业矿机,这衍生出了比特币矿场以及职业挖矿公司。

  矿池模式是挖矿的主流,矿池指对外开放的团队开采服务器,目前中国的挖矿方面在全球具有较强的竞争优势。根据《2014-2016全球比特币研究报告》于2016年6月统计的数据,全球算力排名前四的矿池均来自中国,分别是鱼池F2Pool、蚁池AntPool、国池BTCC Pool以及BW.com。这四个矿池的算力在全球的占比分别为26.36%、20.63%、12.87%、11.37%。

  比特币钱包是用来存放、收发比特币的。比特币本身只是一个表示比特币多少的数字,比特币的数字能够被全网认可,任何人都无法修改这一数字。保障这一点的正是比特币钱包里存放的私钥。准确说,比特币钱包是解决如何保证私钥安全的技术。HaoBTC官网显示,其钱包累计交易人民币12.74亿元。

  除生产和储存外,由于比特币价值波动较大,比特币玩家们可以在比特币交易平台进行交易。

  国内的比特币交易平台呈“三足鼎立”:比特币中国、OKcoin、火币网。初期,国内比特币交易平台的主要收入来源依靠交易手续费,后逐步取消。目前,最主要的收入方式是提现手续费,以及类似融资融券,提供杠杆资金的“融资融币”功能。

  继1月6日约见比特币交易平台主要负责人后,昨日,央行对比特币交易平台展开现场检查。

  央行北京营管部发布消息,于1月11日起进驻“火币网”、“币行”等比特币、莱特币交易平台,就交易平台执行外汇管理、反洗钱等相关金融法律法规、交易场所管理相关规定等情况开展现场检查。央行上海总部宣布也对比特币中国开展现场检查。

  消息一出,比特币应声跳水,截至22时,当天开盘价6290,最低价达到5155元。此前的1月5日,比特币突破历史新高接近9000元后出现闪崩。

  新京报记者在加入的QQ群中看到,就央行新举措,群里玩家一片哀叹,觉得央行的涉足很可能会导致比特币在未来一段时间里走向不明。一位网友表示:“横盘了,不是暴跌就是暴涨。”

  监管风暴面前,这个拥有1990名网友的QQ群分为两派:尽快出手和低价补仓。

  新京报记者在调查时发现,越来越多投资者的入场,将国内比特币市场推向新高潮。国内的比特币玩家,已从早期的多为极客技术宅,到一批纯投机的交易者入场。

  现在彻底不敢动了

  这一周,对老L而言,可以说是经历了心跳陡升陡降的刺激。

  “7396、7359、8895,耶!”1月5日,看着电脑屏幕上不断跳动的比特币实时价格,老L兴奋得振臂高呼起来。他抖动的双手在QQ群里打出“赚了!发财了!”的消息,数个比特币玩家网友纷纷发出龇牙的笑脸表情。

  在QQ群中一片欢呼之时,老L保持了清醒。在他看来,如此大幅度的增长必然会引起相关部门的注意。但没想到的是,央行此次动作会如此迅速。

  1月5日比特币在突破历史新高后出现闪崩。盘中报价最高接近9000元人民币,后迅速跳水。“原以为能狠赚一笔,没想到央行这么快就插手了。”年轻的他喜欢将自己称为老L,取“Leader(领路人)”之意。

  1月6日,央行公告已经约见了有关比特币平台负责人。昨日,央行更是对比特币平台进行现场检查,比特币价格闻风直下,截至18时,当天最低价5757元。

  事实上,比特币价格的暴涨暴跌并不是第一次发生。老L就是经历了这样涨跌的人。

  在国内比特币玩家中,他并不是最早入行的那批人。不过多年金融公司工作经历,让他对比特币颇有见解,身边不少朋友正是受他的影响进入圈子。

  2013年5月,在偶然看到央视《经济半小时》对比特币的报道后,嗅觉灵敏的老L开始留意起这个新事物。那段时间,他每天都会上网搜集比特币的数据资料和价格走向,并将原本用于炒股的15万元全部套现,以便随时出手购买比特币。

  时机在2014年到来。受央行政策影响,比特币价格自2013年底持续下滑,颓势一直持续到2014年第二季度才有所减缓。老L选择在这一时刻出手,在他看来,此时比特币已跌到2000多元,不会再出现大幅下滑趋势。

  “当时买得还算便宜,大概在2700多元人民币吧。”老L回忆说,两个月后,比特币价格开始回暖,逐渐上涨到3996元。老L成功获利6万多元:投资比特币果然没有错。

  老L发财了!这一消息迅速在朋友圈中散播。很快,不少朋友慕名而来,希望老L能传授经验,共同通过炒比特币赚钱。

  一时间,老L成为朋友圈中的财富领袖。他建立了QQ群,每天都会发布比特币的最新动态,以及虚拟货币、区块链、总数恒定等专业词汇解释,以便让朋友们能迅速参与进来。

  但好景不长,比特币再次出现下滑。到2014年11月,价格跌回2066元。老L和朋友无一不亏。

  “权威光环”开始淡去。QQ群中出现质疑声,不少朋友纷纷出售比特币,退群离开。群人数从最初的30多人,降到10余人。

  老L在那时第一次紧张起来,他认识到比特币和股票的不同之处。没有跌停、行情太过扑朔,不知道何时才是补仓时机。种种困惑让他一度想放弃比特币。那段时间里,唯一支撑他的,就是不断传来“国内玩家人数爆发式增长”的消息。

  幸运的是,比特币在2015年价格再度上升,2017年开年,则上演了暴涨暴跌的一幕。

  老L决定抛出手中部分比特币,剩余的再持币观望,“但还是慢了。现在彻底不敢动了,只能期待何时能反弹吧。”他每天焦急地不断查询等待最新行情。

  “挖矿”变难,选择淡出

  重庆郊外某机电厂的厂房里,60多台电脑昼夜不停地高速运转,制造出令人耳鸣的噪音。这是国内最早一批“比特币矿工”孙杰的“矿场”。

  2011年,孙杰在比特币价格尚停留在30美元时以“挖矿”的方式进入。

  当时,获得比特币的方式有两种,一是在交易市场上购买,二是自己用电脑运行比特币生成程序进行“挖矿”。相比炒币价格的不稳定性,挖矿成本主要是设备折旧和电费,赢利来自出售比特币,风险相对较小。

  但挖矿绝非易事。其一,需要高端配置的电脑,尤其是高端显卡,才能保证效率。孙杰花了10多万元,配齐了8台高端电脑,全部采用AMD当时的旗舰级显卡5970。其二,“挖矿”会产生大量噪音,需要不受影响的场地。有“矿工”在自己家里挖矿,电脑噪音昼夜不停,引得周边邻居投诉。还有“矿工”一不小心,电线短路引发火灾。而孙杰自家机电厂的厂房,正是一个绝佳的“挖矿”场地。

  对于挖出来的比特币,孙杰恪守“现挖现卖”的原则,第一时间通过东京Mt.Gox和比特中国等平台变现,将币值贬值的风险降至最小,再用赚来的钱添置电脑。

  一年时间内,孙杰共挖出2700个比特币,轻松获利四五十万元。然而2013年,当比特币逐渐走红时,孙杰却选择淡出江湖。

  “人越多越不好挖。”在比特币产生速率恒定的条件下,“矿工”的增多意味着“挖矿”速率的减缓。同时专业“矿机”的出现,更加大了“挖矿”难度。一台电脑两三个月时间才能产出一个币,远不够电费成本。

  四川青年张城(化名)也选择了离开。

  2014年7月,张城拉上两个朋友,筹资10万元,在南充郊区租了个单间,摆上10台电脑,开始挖币生涯。那时他的想法是,“挖出1枚就意味着数千元到手。”

  由于比特币是通过电脑运行算法,生成特殊数字后才得以产生,在运行中一旦打断将重新计算,因此要求电脑必须24小时不间断运行。这要求三人必须轮流在工作室熬夜值班。一方面监督电脑运行,一方面预防电源断电、短路等意外发生。

  “根本没法睡觉,也睡不着觉。”张城将那个不到40平米的小屋称为“蒸笼”。

  “天天机器开着,但挖不到1枚比特币,焦虑难以言喻。而当挖出第一枚的时候,激动得四处打电话炫耀。”张城说。

  1个月后,电脑交出的成绩单仅为4枚比特币。按照当时的价格,换成人民币不到1.2万元。除去房租及电费,纯盈利不到8000元,也就是一个人才2000多元。

  而在此刻,朋友建议,要不卖了电脑,购置“矿机”?

  张城上网查阅发现,当时国内网络最火的矿机是由一个网名为“南瓜博士”的神秘人物于2013年制造而成,并在网络上以8000元的价格销售。据说,一台“矿机”的效率相当于20多台高配电脑,两天即可收回成本。

  但这一建议被张城否决,“万一什么时候,矿机和电脑都挖不出币了,电脑还能卖二手,矿机就成了一堆废铁。”张城选择退出。

  刚进入就套牢,出手走人

  在孙杰和张城转身离去时,27岁的胡铁涵抱着投资比特币的梦想撞了进来。

  曾留学美国的胡铁涵早已听说比特币的名字和魔力,让他心动的是比特币在国内市场的走红。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2012年,中国在比特币钱包下载全球排名榜上为第7位,而在2013年2月,中国超过英国,跻身第二位;5月,中国下载量达84000次,超过美国排名第一。

  “国内市场的走红,意味着比特币肯定会增值。”2013年4月,胡铁涵以每枚260美元的价格,在东京Mt.Gox平台购入40余枚比特币入市。

  意外的是,他刚进入就被套牢。那段时间比特币价格一路下跌,最低时曾跌到65美元,几乎亏得血本无归。而对比特币的一知半解,让他不敢如炒股般进行补仓。“比特币没跌停一说,很可能跌到1美元去,不了解行情不敢买。”

  尽管后来比特币价格的上涨让胡铁涵得以解套,但大起大落的经历让他不再留恋比特币,最终出手走人。

  从极客到投机者

  HaoBTC高级运营经理孙纯宇表示,比特币早期的参与者大多是极客技术宅,后来比特币价格不断升高,吸引了一批纯投机的交易者,近几年媒体报道多起来以后,有一些大妈也进场了。“比特币的主要玩家为20-40岁,有技术背景或一定经济能力的男性,最近一年,女性玩家比例也在上升。”

  “之前市场上更多的玩家对比特币并不了解,希望能如炒股般赚一笔就走,现在市场才开始沉淀下来,意欲长线投资的人逐渐增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行业从业者称。

  据国内交易平台HaoBTC给新京报提供的用户相关数据显示,交易比例在比特币主要用途上占据24%,投资比例达到30%,而支付占据36%。

  在玩家职业比重上,仍以IT行业和教育行业为主,分别占据占38.1%和35.7%。投资者男女比例为男性占比60%。30-39岁年龄层在玩家年龄分布比例中占据66.1%。符合火币网创始人兼CEO李林对比特币人群的画像:“高资产投资者,更习惯长线持有比特币。”

  “前段时间不是风传人民币汇率贬值吗,所以大家都纷纷购买比特币,希望借其进行资金保值,价格自然水涨船高起来。”资深玩家“雷sir”说。

  对于近段时间的操作手法,记者加入的QQ群里的玩家都认为,这段时间尽量炒作短线,“趁乱捞上一笔”。尽管央行一再提醒比特币的非货币属性,但更多的主流投资者并未退出。

  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CIFI中心学术委员张瑞东教授解释称,比特币波动的原因之一是央行约见比特币平台负责人。而随后的反弹也证明了国内玩家对比特币预期比较大,短线投机因素导致价格回暖。

  OKCoin币行创始人兼CEO徐明星认为,本轮比特币上涨,根本原因在于比特币用户群在变大,供大于求,令价格上涨。

  “如今主流投资者把比特币当作纯粹的长线投资产品,和投资股票、期货等行为差别不大。但其中不乏对比特币特性并不了解,仅是把比特币当做股票、黄金等投资品进行短线操作等行为。”李林说。

  行业

  投资者的冒险乐园

  对比特币“暴利”的憧憬,让无数玩家进入这片投资森林,而行业背后暗藏的种种风险,也让他们受伤颇深。

  风险丛生的市场

  2017年1月,腾讯《棱镜》指出,比特币在国内最常见生态为配置海外资产,并罗列出详细流程:从国内的交易平台买入比特币——提取比特币——转移到国外交易平台——卖出比特币——提现至银行卡,通过这一路径,国内的资金可以毫无限制地跨境往来——而这一通道被一些财富管理公司推荐给一些高净值(百万以上)客户,以配置海外资产。

  但这一说法并不被徐明星认同。在他看来,过去国内外比特币“价差”显示,并没有大额资本通过比特币流出的迹象。实际情况显示,中外比特币价差仅在1%-3%左右。

  此外,比特币的便捷、匿名性,可以实现快速全球转账的特征也被犯罪组织所看中。

  在比特币网络中,拥有者的身份只以一组加密的计算机代码形式出现。网络只记录了一个比特币是由哪个地址挖出来的,如何流转,但这些地址的拥有者身份却无从查实,相关交易可以轻易地从政府监管的视野中隐形,而监管者难以跟踪或拦截。

  以美国“丝绸之路”为例。丝绸之路是一个匿名化的黑市,市场内的唯一交易货币就是比特币。2011年,纽约州参议员要求对丝绸之路“用比特币洗钱”展开调查。2013年10月2日,丝绸之路被关闭。FBI正式宣布已逮捕站主罗斯乌尔布莱特并缴获他所有的两万六千比特币。

  不同于海外市场,国内交易平台最大风险在于,一旦关闭网站,就可以侵吞所有交易中的比特币,而玩家无处追寻。

  首起影响较大的平台“跑路”事件可追溯至2013年10月,当时市场规模排全国前五,交易金额曾高达5000万元的比特币交易平台GBL无法访问,首页还出现了“此交易平台已被攻破,请按照我们说的数目汇款到指定账号,否则我们将删除网站所有数据”的疑似黑客留言。但这一伪装成黑客入侵的现象被比特币玩家们认为是“自导自演”,GBL平台也被告上法庭。根据已公开的案情,此案已查明涉案金额为100万以上,但比特币玩家们表示,真实损失金额超过2000万元。

  GBL负责人跑路一案体现出的诈骗形式是:比特币玩家们注册账户后,被要求通过第三方平台支付汇款,待玩家汇款成功后,不再上线。

  最近的风险事件则是,据媒体报道,一家名为比特币亚洲闪电交易中心出现兑付危机,疑似跑路。

  此外,新京报记者在比特币交流群中发现,每隔一段时间,某平台官方客服就会在群中发布相关广告——推广做空或者做多。而在业内人士看来,做空和做多无疑会加剧比特币的暴涨暴跌,也更容易受庄家控制。

  行业联盟酝酿中

  “行业联盟即将诞生。”1月6日,火币网创始人兼CEO李林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徐明星则表示,现在确实有行业联盟的想法,但还没有推进,如今只停留在构思阶段。

  成立比特币行业联盟的想法由来已久。“没有行业规范保障,不了解比特币市场情况,谁敢贸然进入?”李林无奈。

  “国内没有行业标准的话,感觉交易起来风险很大。”曾目睹过“GBL事件”的玩家老林,对那场骗局印象深刻,也让他在日后交易中万分小心。

  而乱象背后所折射出来的政策空白,让李林有了“学习欧美比特币成熟市场,制定行业监管标准”的决心。

  资料显示,全球最早认可比特币的德国,其联邦金融监管局规定开办比特币公司,必须满足拥有73万欧元注册资本金、出具详尽商业计划书、引入反洗钱机制等条件,并定期向联邦金融监管局进行汇报。

  美国国内税收署规定,如果比特币被当作工资或服务费支付,接收方需要缴纳个人所得税。如果比特币被视为股票、债券等资本用来投资与交易,收入得失将被按照资本所得税方式处理。

  国内市场最近的一次政策出台还是央行2013年发布的那份通知。

  “这已经距今3年多时间了,国内比特币市场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在李林看来,央行所出台的通知,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监管政策。政府最关心的“交易量究竟如何”、“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玩家在意的“投资权益是否会受到影响”等问题并没有得到实质性解决。

  “比特币有个致命的弱点,它的规模很小,如果它的规模扩大,它的安全性和效率能不能实施?”IMF前副总裁朱民曾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这就需要它扩大之后,我们才能知道做得怎么样。”

  “我们还要考虑如何控制洗钱风险、如何做到信息公示等方案及解决思路。”李林说。


特别提示: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也许你是在茫茫理财产品之间看花了眼的投资者

也许你才发现从网上借钱还信用卡是个愚蠢的决定

甚至或许你正坐在老板桌前抉择

是继续提高收益吸金填坑再撑几天,还是干脆一走了之

那么,请关注亚洲财经

比特币监管风暴背后的混沌江湖:有玩家血本无归

亚洲财经聚焦每一个事件;汇集每一个观点

亚洲财经瞄准每一个风险;整合每一条评价

我们从不替你做决定,我们只负责告诉你发生着什么。

0
好文
0
太水

推广达人 工资福利

  • 签到任务Ⅰ

    签到任务Ⅰ

    3.17元人民币奖励

    承包任务金:100 元

  • 撰写文章Ⅰ

    撰写文章Ⅰ

    11.67元人民币奖励

    承包任务金:1000 元

  • 推广亚财Ⅰ

    推广亚财Ⅰ

    11.67元人民币奖励

    承包任务金:1000 元

亚洲财经

精彩评论

用户头像
表情 评论还可以输入320

查看更多>>

内容推荐

回到亚财情报

情报速递

热评机构

2016亚洲财经年度盘点

专家视点

亚财推荐

  • 推广会员Ⅱ

    263人参与 酬金50元

  • 推广亚财Ⅰ

    267人参与 酬金11.67元

阅读排行

  • 周榜
  • 月榜

http://www.asiafinance.cn/topic/cyjs.jspx

什么值得买

亚财互金E周刊 互联网金融领域最具影响力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