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财经

搜索
亚洲财经网> 亚财情报 > 情报速递

越来越火的金交所 谁才是它的第一监管方?

8个月前发布来源:P2P观察网作者:藻耀高翔

评论(0)浏览(105)

2011年出台的《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38号)规定:“建立由证监会牵头,有关部门参加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同时进一步明确:“联席会议不代替国务院有关部门和省级人民政府的监管职责。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2016年12月31日,全国共有58家金融资产交易场所,其中,按注册资本最低要求来分,金融资产交易所(注册资本至少1亿元)有9家,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注册资本至少5000万元)有49家;按名称中是否还有“互联网”来分,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6家。这接近60家的金交场所,其交易量正在越滚越大,监管也就成了一个重要问题。

  本文先梳理了各个监管部门的近期一些举措与现状,然后进行一些分析。

  各地金融办

  2011年出台的《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38号)规定:“建立由证监会牵头,有关部门参加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同时进一步明确:“联席会议不代替国务院有关部门和省级人民政府的监管职责。对经国务院或国务院金融管理部门批准设立从事金融产品交易的交易场所,由国务院金融管理部门负责日常监管。其他交易场所均由省级人民政府按照属地管理原则负责监管。”具体落实到执行层面就是各省市的金融办。

  但是由金融办对金交所进行监管存在两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独立性问题。各地的金交所成立时均有一定的政治色彩,或消化地方不良金融资产、或解决地方国企资产流动性问题、或帮助解决本地的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或发行城投债成为另类的地方融资平台等等,所以导致金融办不能按照业务的风险去真正监管金交所,监管流于形式。

  第二、监管能力问题。金交所的业务种类包含的比较多,有直接债务融资产品(或称私募债、定向债务融资等)、类资产证券化产品(小贷收益权、融资租赁收益权、应收账款收益权等)以及“宝宝类”理财产品等,其创新自由度非常高。例如,8月24号网贷监管办法出台后,P2P为突破大额借贷业务与金交所合作的创新产品——登记备案业务(也称通道业务)使得金融产品变得纷繁复杂,包括监管层在内的许多人在短时间难以弄清楚其交易结构与风险。另外,加之地方金融办监管的行业门类较多,如资本市场、担保公司、小贷公司、银行保险等,导致其缺乏专业的金融人才去跟踪与识别这些金融创新产品中蕴含的风险,监管。

  银监会主办的银登中心

  自银监会主办的银行业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中心成立开始,各地的金融资产交易场所均纷纷拜访银登中心,欲与其签订合作协议,将平台上的信贷资产在银登中心的中央登记库备案登记,进行非标转标。当然,银登中心也想将各地的金交所纳入监管范围,到各地的金交所进行调研,组织的相关研讨会也积极邀请金交所。

  据银登中心官网统计,目前已与银登中心建立联系的金交所有20家,其中8家签订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特别地,浙江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成为第一家与银登中心完成系统对接的地方金交中心。具体情况见下表:

  从上表中可以看出:

  第一、金交场所与银登中心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一般分两步:首先是前期的拜访,相互接触,了解银登中心的运作机制,然后才是正式签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第二、能与银登中心签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大部分为冠名“金融资产交易所”的金交场所,对冠名“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的金交场所接纳度较低,这也正常,金融资产交易所注册资本1亿元起步,而且其审批权在国务院,信用背书程度较高。但下一步应该会逐渐与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探讨深入合作。

  第三、三个明星“经理人”(青岛国富的熊焰、厦门国金的曹彤、江苏开金的周治翰)均欲与银登中心建立合作关系,这建立了一种示范效应。

  第四、银登中心已与1/3的金交场所建立了联系,一旦各地金交场所的数据与银登中心的中央登记库对接,其对金交场所的了解程度远远超过人民银行、证监会等监管部门,未来很有可能是银登中心的上级机构银监会主导监管金交场所。所以一旦成立全国范围内的金交协会,原始性会员身份变得很重要。如2016年12月23日,银登中心组织8家金交所、1家金交中心以及1家产权中心成立金融资产交易联席会,会议就行业标准、自律规范以及信贷资产流转业务进行了讨论。

  证监会

  在交易场所清理整顿的相关政策文件中,证监会一直以来都是作为牵头机构,在重要时候体现其作用,但证监会也仅仅是个牵头机构,并不作日常监管,其主要监管的是股票交易所与期货交易所,而将金交所的监管权利下放至省级政府。然而,2016年11月25日,多年未对地方交易所出声的证监会称正在同有关成员单位对地方各类交易场所进行摸底排查,估计后续监管办法将会出台。

  中国人民银行

  中国人民银行在金融资产交易场所领域的监管涉及得不多。从公开报道仅有一则“11月22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到武汉金融资产交易所进行调研”的新闻。

  总结

  1、前述分析过,因未能做到完全独立、监管能力不够,地方金融办并不适合作为金交场所的第一监管方。从形式大于实质来说,金交所与区域股权交易所一样,该归证监会监管。若更多地考虑穿透性监管原则以及当前现实情况,银监会貌似在这方面更对口一些,其在金交领域的存在感更强。

  2、从金交场所的业务范围来看,包含三类:第一、基础资产交易业务。直接对金融国有资产、不良金融资产、私募股权、委托债权投资、应收账款等金融资产进行交易。第二、类资产收益权交易业务。不直接对基础金融资产交易,而是对存量金融资产以信托受益权、应收账款受益权、小贷资产受益权、融资租赁收益权、商业票据受益权等形式盘活。第三、信息耦合业务。交易所在市场上发挥其中介只能,提供企业投融资信息,登记、备案、托管等服务。这三类业务很难说完全对应着某一个部门(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人民银行),如私募股权归证监会管,委托债权归银监会管,类资产证券化更难明确归口。所以,38号文在监管部门设定上采取了权宜之计,由证监会牵头,地方金融办进行日常监管。然后,现实情况发生了变化,特别是8月24号网贷监管办法的出台,以及后续一系列与金交场所相关的风险事件的爆发(如招财宝事件),暴露了金交场所监管细则的缺失。这种缺失的原因是金交场所业务范围广,创新自由度高,不完全对口任一国家级监管部门。

  3、解决之道。从金交场所的视角看,急切需要明确一个独立、有能力的监管部门,合并证监会、保监会、银监会,成立一个类似英国金融监管局、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的超级监管机构。如此,就解决了金交场所潜在的多头监管问题。但是,这种解决办法任重而道远,更何况渺小的金交场所。

特别提示: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也许你是在茫茫理财产品之间看花了眼的投资者

也许你才发现从网上借钱还信用卡是个愚蠢的决定

甚至或许你正坐在老板桌前抉择

是继续提高收益吸金填坑再撑几天,还是干脆一走了之

那么,请关注亚洲财经

越来越火的金交所 谁才是它的第一监管方?

亚洲财经聚焦每一个事件;汇集每一个观点

亚洲财经瞄准每一个风险;整合每一条评价

我们从不替你做决定,我们只负责告诉你发生着什么。

0
好文
0
太水

推广达人 工资福利

  • 签到任务Ⅰ

    签到任务Ⅰ

    3.17元人民币奖励

    承包任务金:100 元

  • 撰写文章Ⅰ

    撰写文章Ⅰ

    11.67元人民币奖励

    承包任务金:1000 元

  • 推广亚财Ⅰ

    推广亚财Ⅰ

    11.67元人民币奖励

    承包任务金:1000 元

亚洲财经

精彩评论

用户头像
表情 评论还可以输入320

查看更多>>

回到亚财情报

情报速递

热评机构

亚洲财经互联网金融商学院——中国互联网金融黄埔军校

专家视点

亚财推荐

  • 推广会员Ⅱ

    263人参与 酬金50元

  • 推广亚财Ⅰ

    267人参与 酬金11.67元

阅读排行

  • 周榜
  • 月榜

http://www.asiafinance.cn/topic/cyjs.jspx

什么值得买

亚财互金E周刊 互联网金融领域最具影响力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