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埃德·布兰克费恩

词条分类: 经济    词条标签: 劳埃德·布兰克费恩

劳埃德·布兰克费恩
  劳埃德·布兰克费恩,高盛董事长兼CEO,被视为如今华尔街最耀眼的人物。在美国这样一个崇尚自我奋斗的社会,布兰克费恩的经历就是一部好莱坞式的励志片。出生于普通邮政工人家庭,在纽约最糟糕的廉租房社区长大,凭全额奖学金从哈佛大学法学院毕业后的布兰克费恩,第一次应聘高盛就没被录用。若不是之后效力的一家大宗商品交易公司几年后被高盛收购,布兰克费恩可能没有机会在高盛书写传奇。 在高盛摸爬滚打27年,几乎所有业务部门都留下了布兰克费恩的足迹:从小业务员到金牌销售员再到公司掌门人。即便身居高位之后,他的勤奋也比急于想要升职的业务员更胜一筹:员工在凌晨两点收到这位年逾半百的CEO的工作邮件是家常便饭。2016年12月14日,荣获“2016年最具影响力CEO”荣誉。

简介

  美国著名生活杂志《名利场》杂志日前推出了2009年“信息时代百名权势人物”排行榜,名列首位便是劳埃德·布兰克费恩。

  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没听错,就是这位高盛集团首席执行官,在以竞争对手雷曼兄弟宣告破产为起点的金融危机一周年之际,被《名利场》评为最有权势之人。

  在这次发端于华尔街泛滥于全球的金融海啸中,昔日的投行大佬,如雷曼兄弟的福尔德、贝尔斯登的凯恩以及美林的奥尼尔之流,全都黯然出局。但由布兰克费恩掌舵的高盛集团不仅冲出了完美风暴,而且乘风破浪驶向幸福的彼岸。一时间美国金融业皆以高盛马首是瞻,布兰克费恩本人也一言九鼎,权势无双。

职业经历

走进高盛

  在美国这样一个崇尚自我奋斗的社会里,布兰克费恩就是一个经典。布兰克费恩出生在一个邮政工人的家庭,在纽约东部布鲁克林的廉租房区长大,那是纽约市最糟糕的廉租房区之一。曾经贫困杂乱的成长环境和布兰克费恩今天在华尔街顶级金融巨头高盛的工作环境相比,实在是相去甚远,让人不敢想象,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然后就是这样让人不敢想象的距离被布兰克费恩成功的跨越了。

  是金子总会放光的,布兰克费恩也是这样。凌乱、破旧、困苦的生活并没有遮蔽布兰克费恩的才智,在和自己处于同样条件的孩子群中,年幼的布兰克费恩总是有一种独特的气质,做游戏他是最快取胜的那一个,而伙伴们遇到疑问时也都会自然而然地来请教聪慧的布兰克费恩。16岁时布兰克费恩成功申请哈佛大学并获得奖学金入校学习。对于平常人而言成功申请哈佛大学是一件多么荣耀的事情,因为哈佛是世界一流的学府,那里汇聚最智慧的火花。可是布兰克费恩并不因为这些选择哈佛,而仅仅是因为他曾经听说有一个大学的名字叫哈佛。简陋闭塞的生活条件也许没有给与他较多了解外界的可能,他不了解哈佛,不知道哈佛的地位,因为要上大学就申请了一个自己知道的学校,仅此而已。

  靠着奖学金布兰克费恩很顺利地完成在哈佛法学院学习,1978年大学毕业他找到了一份税务律师的工作。和许多踌躇满志的年轻人一样,第一份工作并没有让布兰克费恩找到自己想要的感觉。他在寻找跳槽的机会。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看到高盛的招聘信息,布兰克费恩的内心在跃跃欲试,于是他递出了自己的简历。这一次应聘,这位聪颖思维敏捷的哈佛高材生并没有得到高盛的青睐,相反他被拒之门外。1981年布兰克费恩从税务律师的岗位脱离出来,进入一个鲜为人知的商品贸易公司J.Aron工作,成为一名业务员。

  从一名普通业务员到一名金牌销售员,布兰克费恩在这个工作岗位上在短暂的时间内看到了自己生命宽度的快速拓展。找到了一个突破口,这让年轻的布兰克费恩更加意气风发。但是他没有想到,不久J.Aron因为总体颓势无法扭转被高盛并购。就这样布兰克费恩连同J.Aron都变成了高盛的一部分。

  当初应聘高盛被拒,如今却通过这种方式“歪打正着”地成为了高盛的一名员工,布兰克费恩的心里似乎还有些疑虑,“当我最初加入这个公司的时候我就在想,我怎么才能在这个地方生存下来?于是我问自己我是不是能让我所负责的工作领域成为公司发展很重要的一部分,我非常在意这一点”,布兰克费恩回忆说。高盛一直以来给外界一个毫不留情的印象,它总以惊人的速度将精英吸纳进来,又会以惊人的速度将其扫地出门。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布兰克费恩急需快速找到自己在这个庞大的金融机构里的定位。

  被纳入高盛体系下J.Aron公司的业务有待调整和恢复,布兰克费恩在这一过程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公司业务扩展到咖啡、金属贸易、原油、外汇交易等多个领域。到1990年代初J.Aron所创利润已经占到高盛财团总利润的三分之一甚至更多。J.Aron在高盛内部成为了一个有着巨大吸引力的地方。伴随着J.Aron的崛起和快速发展的还有布兰克费恩,他在这期间的表现越来越受到高盛高层的重视。布兰克费恩当初的目标达到了,在高盛他不仅站稳了脚跟,还为自己日后的跃升打好了坚实的基础。

走向金字塔顶

  布兰克费恩真正在高盛集团脱颖而出让人刮目相看的是在2002年,这一年布兰克费恩所掌管的高盛的支柱部门——固定收益商品部创造了高达1270万美元的收益,而当时高盛董事长兼CEO的鲍尔森所负责部门产生的收益也不过只有960万美元。一时间布兰克费恩的名字变得响亮厚重起来。

  鉴于J.Aron在高盛集团内部的位置越来越重要,1997年高盛将J.Aron与其固定收益业务合并,建立了固定收益商品部(简称FICC),布兰克费恩被任命为这部分业务的主管。布兰克费恩的领导大大增强了FICC的交易能力,且使其保持着快速恒定的增长态势,FICC的收入从1999年28.6亿美元上升到2003年的55.9亿美元,至今FICC都保持在高盛内部主干的作用。2003年初,布兰克费恩成为高盛上市后的第一位也是唯一意味进入公司董事会的员工。

  在这之前鲍尔森有两位公认的接班人,一个是野心勃勃的约翰·桑顿,他曾将高盛的业务成功打入欧洲和亚洲市场,而另一位是约翰·赛恩(2003年出任纽交所CEO,2007年末就任美林证券CEO)。没有人关注到布兰克费恩。但是FICC的接连佳绩,以及高盛集团的总收入对FICC表现出极大的依赖性,有观察家认为如果高盛继续保持对FICC的高度依赖那么布兰克费恩就是那个等待接替鲍尔森的最佳人选。果然不久之后这个预言被证实了。2003年12月布兰克费恩成为高盛总裁兼首席运营官,而两位早就被看好的接班人桑顿和赛恩则于2003年底先后离开了高盛挂冠而去。

  有分析认为布兰克费恩的成功主要有两大原因,一是他懂得如何通过公司的自营交易而不是通过兜揽高端客户来创造利润,这是布兰克费恩的一个特长,另一个原因则是自营交易来已经形成潮流,布兰克费恩所具备的特长正式顺应了这种潮流的需要。善于发现机遇并且能以最快的速度反应并将其充分利用,这是布兰克费恩的一个重要特质。2003年第四季度,FICC的收入达到11亿美元,约为高盛集团同期净收入的1/4。更为重要的是,据分析师们称,该子公司对高盛利润的贡献率更要高得多,约为35%。因为在FICC出色的表现,2002年布兰克费恩的薪酬就占据了高盛的至高点,2003年底高盛公司宣布,布兰克费恩当年的薪酬是2000万美元,少部分是限制性股票,多数为现金。

  2006年6月时任高盛集团CEO的亨利·鲍尔森被美国总统布什任命为财政部长职务,自然布兰克费恩成为鲍尔森的不二人选。6月2日,高盛董事会宣布,任命总裁兼首席运营官的布兰克费恩为新任CEO兼董事长。凭借优秀的交易技能,布兰克费恩走到了高盛集团的最高位置。2006年因为带领高盛继续乘风快速前进,布兰克费恩本人再获丰厚回报,年终奖高达5340万美元,也创下了华尔街投资银行年终奖金的新纪录。2007年因为率领高盛集团平稳度过次信贷危机,他获得的年终奖刷新了自己在2006年创造的华尔街纪录,高达6790万美元。

  布兰克费恩此时,无限风光。

最聪明的CEO

  时至今日,布兰克费恩在高盛工作了近26年,高盛每个业务部分几乎都有他涉足的痕迹。从一个金牌销售员到公司总裁,布兰克费恩的经历真有些戏剧般的感觉。几年前人们还总能看到他不时地进行高尔夫休闲之旅,穿着及膝的袜子,就着冰淇淋奶酪吃百吉饼时还总是背着一个塑料包,里面放着他的黑莓手机,体重比重很多。而如今布兰克费恩总是一身正装出现在自己华尔街的办公室里,神态里多了从容和镇定。

  2007年当美林、花期、摩根等金融巨头纷纷被卷入次信贷危机而苦不堪言时,高盛集团却在布兰克费恩的带领下显得平定和超然,在其他金融巨头焦头烂额之际,布兰克费恩却从这场危机中敏锐地发现了机会,看空美国次级房贷相关资产担保证券,及时采取逆向投资手法使高盛集团骄人盈利。布兰克费恩善于洞察机会且长于风险控制的才智折服业界,因此他被誉为“华尔街最聪明的CEO”。事实上的确如此,布兰克费恩的睿智、博学和对贸易的深刻洞察让他显然与其他身怀绝技的华尔街巨头们截然不同。

  “布兰克费恩懂得如何冒险和规避风险,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他所具备的一项最基本的技能。很多公司想仿效高盛但是他们既没有高盛所创建的文化,也没有风险管理的专长,还缺乏对高层房地产资本市场的洞悉,”美国最大的对冲基金公司Citadel投资集团的高管肯尼斯·C·格里芬如是评价。的确,布兰克费恩对风险的洞察和缓解能力让他能够不贸然行事,而是恰到好处扮演者2007这场金融风险中华尔街高级管理人士的角色。

  当华尔街依然不断铸造钱币力劝公司企业进行并购并把他们带入公众视野时,真实货币也就是那些数目惊人的钱币却被用作贸易和投资的资本投放在那些高集成全球性的产品和人们根本无法想象的战略规划上。那些涉及如此复杂领域的金融机构们在保证自己的底线的基础上为了争取更多的客户在运行着,业务甚至延及世界上很偏远的角落。但是没有一个金融机构在这方面能出高盛之右,这也使得高盛在过去的五年里完成了一次自我重塑,把高盛从以咨询为中心转变为能够更加控制风险吸纳更多交易的公司,这包括私人股权投资,资产交易,同时还利用公司本身的资本使复杂的客户交易方式过程简便化。

  高盛的这场转变,布兰克费恩充当了总设计师的角色。他表示这样做的促动力是因为1999年《格拉斯—斯蒂格尔法》的废止,这种萧条时期的法令禁止公司同时提供投资银行和商业银行服务。它的废止保护了如高盛这样小型咨询公司的核心业务使得高盛不需要像花旗这些金融巨头进行借贷。在这场转变中高盛的股东们、员工以及客户们都获得了高收益的回报。2006年高盛集团为员工开出的工资、红利和津贴总额达到165亿美元,平均每名员工收入超过62万美元。2007年高盛全体员工的薪资与红利总额增加23%,达到202亿。

  “我是一个焦虑者而并非一个斗士”

  尽管高盛已经是世界上最让人羡慕,最让业界急于仿效的投资银行,布兰克费恩这位2006年初才上任的新CEO仍然卖力地工作着,向整个世界证明着自己和自己的公司。他很幽默地说:“Lamaworrier(焦虑者),not a warrior(斗士)。”

中国情结

  布兰克费恩对中国有着特殊的“感情”。作为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特约顾问,布兰克费恩在经济逐渐复苏之际继续带领高盛大举进军中国,贯彻着他的前任保尔森定下的国际化战略。

  早先,高盛便通过收购中国的银行不良资产、合作证券公司等业务,顺利获取了撬开中国市场的各项资源。在中国公司通过海外进行的股份化过程中,诸如中移动IPO、中石油IPO以及此后的中国银行、 中国平安等等,几乎都少不了高盛的影子。

  次贷危机以来,从高盛进军中国猪肉业疑云到3.3亿美元“下注”吉利汽车,高盛布局中国的脚步并没有放慢。

  但如果看到高盛此前在国际石油市场扮演的超级炒家角色,深南电等对赌协议背后的高盛身影,当布兰克费恩出现在中国时,我们看待这个华尔街大鳄,恐怕又将会是一个复杂的心情了。

赞赏中国

  2017年6月6日,高盛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劳尔德·布兰克费恩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公开表示对于中国基础建设的赞赏,并且希望特朗普能够向中国学习。

  2017年6月12日,高盛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劳尔德·布兰克费恩((Lloyd Blankfein)日前在一次小型媒体见面会上表示,从历史上来看,当下的世界仍然是前所未有的很好的状态,而中国可能是世界上最稳定的国家。

  “回到几年前来看,美国的新政府是始料不及的,谁也没料到特朗普会成为总统。同样,在欧洲,也没有预料到英国会退欧。”布兰克费恩表示。

  布兰克费恩认为,由于欧洲现在几乎每隔几个月都会经历一场“危机”,每一场选举都会带来分裂欧洲的威胁,这令欧洲总体上存在着不稳定;相比之下,亚洲整体上更稳定一些。

  布兰克费恩表示,从历史的角度来看,现在的世界还是处于较好的状态,大部分地区是和平的,而经济也是在增长的。全球度过了金融危机,美国恢复了增长,失业率也很低。但是社会中也有很多质疑,像欧洲、美国出现的民粹主义运动,世界上存在着质疑全球化的声音。“但是世界总体还是不错的,大多数问题我相信都能够解决,我很乐观。”

  布兰克费恩同时强调,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国际关系,这两个全球最大的经济体都在持续地增长,“中国需要美国作为自由贸易国家继续推崇全球化的成就和对世界的意义,中国可以通过自由市场实现经济增长,同时中国也在成为美国商品和服务的市场。”布兰克费恩称。

词条信息

  • 浏览次数: 28 次
  • 更新时间:2017-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