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

词条分类: 经济    词条标签: 扶贫

扶贫
  扶贫是为帮助贫困地区和贫困户开发经济、发展生产、摆脱贫困的一种社会工作,旨在扶助贫困户或贫困地区发展生产,改变穷困面貌。截至2015年底,我国还有5630万农村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主要分布在832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以下统称贫困县)和12.8万个建档立卡贫困村,多数西部省份的贫困发生率在10%以上,民族8省区贫困发生率达12.1%。2017年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2016年农村贫困人口减少1240万,易地扶贫搬迁人口超过240万。全面推进脱贫攻坚,全国财政专项扶贫资金投入超过1000亿元。2017年再减少农村贫困人口1000万以上,完成易地扶贫搬迁340万人。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增长30%以上。加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革命老区开发,改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推动特色产业发展、劳务输出、教育和健康扶贫,实施贫困村整体提升工程,增强贫困地区和贫困群众自我发展能力。推进贫困县涉农资金整合,强化资金和项目监管。创新扶贫协作机制,支持社会力量参与扶贫。切实落实脱贫攻坚责任制,实施最严格的评估考核,严肃查处假脱贫、“被脱贫”、数字脱贫,确保脱贫得到群众认可、经得起历史检验。

概述

  扶贫的基本内容与特点包括以下几点:

  第一,有近期、远期的规划和明确的目标,并有为实现规划要求而制订的具体计划、步骤和措施。把治标和治本有机地结合起来,以治本为主。

  第二,不仅帮助贫困户通过发展生产解决生活困难,更重要的是帮助贫困地区开发经济,从根本上摆脱贫困,走勤劳致富的道路。

  第三,把政府各有关部门和社会各方面的力量,全面调动起来,互相配合,共同为贫困户和贫困地区开发提供有效的帮助。

经历阶段

  阶段一,多种形式的生产自救阶段。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政府贯彻生产自救方针,采取发放救济款资助生产和“以工代赈”等措施,取得了显著成效。对改变农村面貌,保障贫困户生活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阶段二,个案型的扶贫阶段。1978年以后,适应农村经济体制改革的形势,有组织、有计划地扶持贫困户从发展生产和商品经济入手,依靠国家、集体力量和群众互助,采取干部分工负责、富裕户扶助贫困户、逐户落实等办法,帮助贫困户发挥自身潜能,达到摆脱贫困的目的。

  阶段三,社区型的以经济开发为主的扶贫阶段。1983年起,国家在继续扶持贫困户发展生产的同时,投入更大力量对贫困地区实行经济开发。在政府的领导和帮助下,各有关部门、机关、团体积极配合支持,帮助贫困地区发挥当地优势,挖掘资源潜力,开辟生产门路,实行多种经营,增强自我发展能力,从根本上摆脱贫困,逐步走上致富道路。这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一项重要战略措施。

政策调整

  我国第一次大规模扶贫开发政策的调整始于1986年,从上到下正式成立了专门扶贫机构,确定了开发式扶贫方针,确定了划分贫困县的标准,并划定了273个国家级贫困县。后来将牧区县、“三西”项目县加进来,到1988年增加到328个国家级贫困县。 第二次调整是在1994年,国家启动“八七”扶贫攻坚计划,经过重新调整,国家级贫困县增至592个。 第三次调整发生在2001年。《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01—2010年)》时年出台,纲要取消了沿海发达地区的所有国家级贫困县,增加了中西部地区的贫困县数量,但总数不变,同时将国家级贫困县改为扶贫开发重点县。以此为标志,我国扶贫开发工作进入下一阶段。

标准

扶贫对象

  当今世界多数国家大多是以人们的收入状况来确定贫困线。中国的贫困线主要以是否达到温饱为标准来确定。根据国家统计局规定,1985年农民的消费水平,以年人均收入在 150元人民币以下者为贫困型。以后各地实行的标准有些上升为 200元,有的发达地区多至1000元。列入贫困线内的扶贫对象分为两类:第一类,集中连片贫困地区。全国有18个片,包括革命老根据地、少数民族地区和边远山区。这类地区生活条件差,生产力发展缓慢,经济、文化落后,部分农民温饱问题尚未完全解决。第二类,零星的贫困县和贫困户。造成贫困的原因主要是人口多、劳力少,或家底薄,缺少基本生产和生活资料。

扶贫标准

  我国在2008年前有两个扶贫标准,第一个是1986年制定的206元的绝对贫困标准,该标准以每人每日2100大卡热量的最低营养需求为基准,再根据最低收入人群的消费结构来进行测定。第二个是2000年制定的865元的低收入标准。2008年,绝对贫困标准和低收入标准合一,统一使用1067元作为扶贫标准。此后,随着消费价格指数等相关因素的变化,标准进一步上调至1196元。

  2011年11月19日,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宣布,根据到2020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目标的要求,适应我国扶贫开发转入新阶段的形势,中央决定将农民人均纯收入2300元(2010年不变价)作为新的国家扶贫标准,这个标准比2009年1196元的标准提高了92%,对应的扶贫对象规模到今年年底约为1.28亿人,占农村户籍人口比例约为13.4%。

标准变化

  2007年,按绝对贫困标准年人均收入低于785元,按低收入标准年人均收入低于1067元。 2008年,绝对贫困标准和低收入标准统一为年人均收入低于1067元。

  2009年,年人均收入低于1196元。

  2010年,年人均收入低于1196元。

  2011年,年人均收入低于2300元。

标准偏低

  1196元的新扶贫标准仍被视作偏低。对于中国贫困标准长期偏低的原因,有学者分析认为:一是1986年刚开始扶贫时,中国贫困人口规模大而政府财力低,标准定低一点,有利于将有限的资源用到最需要扶持的人身上;二是担心调高贫困标准导致贫困人口数量增加,会引起不了解内情的人误以为中国政府越扶贫贫困人口越多。

措施

  2016年11月23日国务院印发《“十三五”脱贫攻坚规划》,《规划》按照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基本方略要求,因地制宜,分类施策,从8个方面实化细化了相关路径和措施:

  一是产业发展脱贫,主要包括农林产业扶贫、旅游扶贫、电商扶贫、科技扶贫等方面,提出了13项产业扶贫工程或具体措施;

  二是转移就业脱贫,主要从组织开展职业培训和促进转移就业等方面,提出了6项就业扶贫行动;

  三是易地搬迁脱贫,对“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地区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实施易地扶贫搬迁,实现搬得出、稳得住、能脱贫;

  四是教育扶贫,主要从基础教育、职业教育和降低贫困家庭就学负担等方面,提出了一系列行动计划和措施,不断提升贫困人口综合素质和就业技能,逐步消除因学致贫问题,阻断贫困代际传递;

  五是健康扶贫,主要从医疗卫生服务、医疗保障、疾病防控和公共卫生等方面,提出了6大健康扶贫工程,加快推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有效缓解因病致贫返贫问题;

  六是生态保护扶贫,主要从生态保护修复、生态保护补偿机制2个方面,提出了11项重大生态扶贫工程和4项生态保护补偿方式,使贫困群众通过参与生态保护实现脱贫;

  七是兜底保障,主要从社会救助、基本养老保障、农村“三留守”人员和残疾人等方面,提出了社会保障兜底措施,通过筑牢社会保障安全网,解决好特殊困难群体和弱势群体的脱贫问题;

  八是社会扶贫,主要从东西部扶贫协作、定点帮扶、企业帮扶、军队帮扶、社会组织和志愿者帮扶,以及国际交流合作等方面,提出了相关措施和要求。

意义

  中国由于历史的和自然的原因,各地区之间和地区内部的经济发展很不平衡,东部和中、西部经济技术水平有很大差别,特别是贫困地区的生产力发展十分缓慢。采取积极扶持措施,帮助贫困地区和贫困户致富,加快贫困地区的经济发展,对加强社会安定团结,加速社会主义建设,正确处理民族关系,发扬革命传统,巩固国防都有重要的作用。扶贫在构架和谐社会,增进城乡居民亲情等方面的作用和意义更为突出。

  许多贫困地区的地下矿产资源和地表生物资源都比较丰富,有些还是国家经济建设重要的急需的资源,有计划地开发这些地方的经济,可以带动社区的发展;从全国整体考虑,开发这些地区可为将来国家经济建设战略重点转移,有计划地大规模地建设大西北、大西南打下基础。

现状

  根据《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11-2020年)》精神,按照“集中连片、突出重点、全国统筹、区划完整”的原则,以2007-2009年3年的人均县域国内生产总值、人均县域财政一般预算收入、县域农民人均纯收入等与贫困程度高度相关的指标为基本依据,考虑对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加大扶持力度的要求,中国2014年在全国共划分了11个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加上已明确实施特殊扶持政策的西藏、四省藏区、新疆南疆三地州,共14个片区,680个县,作为新阶段扶贫攻坚的主战场。

  根据国务院扶贫办2015年1月提供数据,共识别贫困村12.8万个、贫困人口8862万人。已向贫困村派出12.5万个工作队,派驻干部43万人,基本实现了对贫困村的全覆盖。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14个连片特困地区省级实施规划累计完成投资人民币4.75万亿元。

  2015年上半年来,新华社派出9支调查小分队,分头前往中西部贫困地区,实地体察父老乡亲的生活状况。一方面,通过30多年的扶贫攻坚,农村贫困面大幅缩小,贫困被赶进了“角落”里。另一方面,今后的扶贫不得不去啃最硬的“骨头”。那些最穷的地方,也正是底子最薄弱、条件最恶劣、工程最艰巨的贫困堡垒。以下这些地方是目前生活、饮食、饮水、交通、教育等等极度贫困的山区和偏远农村:

  四川省大凉山区美姑县拉木阿觉乡马依村

  贵州省荔波县瑶山乡巴平村

  安徽金寨县燕子河镇毛河村金寨县花石乡大湾村

  贵州省从江县加勉乡污生村加堆寨

  西南一些石漠化严重的山区

  贵州武陵山区沿河县思渠镇有个村子名叫“一口刀”

  宁夏西吉县

  湖南保靖县木耳村

  云南怒江州泸水县古登乡念坪村

  怒江州的贡山县独龙江乡

  云南福贡县马吉乡桥玛嘎村

  贵州省荔波县瑶山乡

  甘肃东乡

  广西都安县隆福乡葛家村

目标

  2015年3月5日,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李克强说今年再解决6000万农村人口饮水安全问题,新建改建农村公路20万公里,力争让最后20多万无电人口都能用上电。难度再大,今年也要再减少农村贫困人口1000万人以上。

  2015年6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贵州召开部分省区市党委主要负责同志座谈会,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把握时间节点,努力补齐短板,科学谋划好“十三五”时期扶贫开发工作,确保贫困人口到2020年如期脱贫,向全国全世界立下了扶贫攻坚决战决胜的军令状。

  2015年11月27日至28日,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消除贫困、改善民生、逐步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我们党的重要使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我们对全国人民的庄严承诺。脱贫攻坚战的冲锋号已经吹响。我们要立下愚公移山志,咬定目标、苦干实干,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确保到2020年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

  2017年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2016年农村贫困人口减少1240万,易地扶贫搬迁人口超过240万。全面推进脱贫攻坚,全国财政专项扶贫资金投入超过1000亿元。2017年再减少农村贫困人口1000万以上,完成易地扶贫搬迁340万人。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增长30%以上。加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革命老区开发,改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推动特色产业发展、劳务输出、教育和健康扶贫,实施贫困村整体提升工程,增强贫困地区和贫困群众自我发展能力。推进贫困县涉农资金整合,强化资金和项目监管。创新扶贫协作机制,支持社会力量参与扶贫。切实落实脱贫攻坚责任制,实施最严格的评估考核,严肃查处假脱贫、“被脱贫”、数字脱贫,确保脱贫得到群众认可、经得起历史检验。

成绩

扶贫办:每年减贫超1300万人

  2017年10月10日,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发布会上表示,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推进脱贫攻坚,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前4年已经累计减少贫困人口5564万人,年均1391万人,今年至少减少1000万人。5年平均下来,每年减贫人数在1300万人以上。今年井冈山、兰考县率先脱贫,还将有一批贫困县要宣布脱贫,贫困县实现了历史上第一次数量上的减少。

深度贫困地区是难点,加大支持力度

  刘永富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脱贫攻坚现在难度比较大的是深度贫困地区。深度贫困地区的贫困发生率比较高,基础条件比较差,有6个省的贫困人口数量在300万以上,有5个省贫困发生率在10%以上。“按照前几年减贫进度,如果这些地方不加大力度,是很难完成任务的。”刘永富表示,中央专门召开了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座谈会,并且出台了支持文件。

  深度贫困地区是脱贫攻坚的坚中之坚。中央要把这些深度贫困地区作为支持重点,加大资金政策和工作投入力度。各个部门围绕深度贫困地区完成脱贫攻坚任务加大支持力度,包括交通部门要修路,水利部门要解决饮水,相关部门要指导产业发展,做好易地搬迁这些具体工作。省负总责解决辖区内深度贫困问题,由省里确定自己的贫困县、贫困乡镇、贫困村,必须出台新的政策措施,加大支持力度。

解决因病致贫返贫问题

  国务院扶贫办综合司司长、新闻发言人苏国霞介绍,在目前剩余的贫困人口中,家庭成员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比例在上升,从两年前的42%上升到现在的44%。健康扶贫是下一步脱贫攻坚的一个重点。国务院扶贫办和卫计委等部门联合开展健康扶贫工程,从基本制度层面建立基本医疗、大病保险、医疗救助三项制度,同时补充商业保险,解决基本问题。

  苏国霞介绍,卫计委和国务院扶贫办已经启动了“三个一批”行动计划:大病救治一批,慢病签约一批,重病兜底保障一批。现在这项工作正在全国实施。同时,一些小病种,如儿童先心病、白血病等,已经纳入贫困人口大病专项救治范围。下一步,国务院扶贫办将配合卫计委等部门,进一步研究儿童重大疾病救治措施。

建立长效机制,坚持问题导向

  刘永富表示,在做好当前工作的同时,还要考虑建立长效机制。加强贫困村、贫困乡镇基层组织的建设,用好外派去的第一书记和驻村工作队。在村里要培养产业带头人,发展培育特色优势产业。通过完善医疗保障解决看病问题,通过发展学前教育、义务教育、高等教育等提高人的素质和技能。

  现在脱贫攻坚战主要针对农村贫困人口。城市也有贫困问题,在制度安排上,主要靠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和就业制度解决,保证每个家庭至少有一个人稳定就业,对符合最低生活保障条件的及时给予救助。刘永富介绍,脱贫攻坚工作中也存在着一些不落实、不到位、不精准的问题,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问题,部分贫困群众内生动力不足的问题。脱贫的进度要实事求是,“急躁症”不行,“拖延病”也不行。下一步,强化问题意识,坚持问题导向,继续落实好中央的决策部署和工作要求,全力打赢脱贫攻坚战。

词条信息

  • 浏览次数: 56 次
  • 更新时间:2017-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