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洪章

词条分类: 经济    词条标签: 王洪章

王洪章
  王洪章(1954年7月-),男,汉族,辽宁昌图人,中国共产党员,中国注册会计师。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代表大会代表。曾任中国建设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

人物简介

  王洪章,男,汉族,1954年7月生,辽宁昌图人,1974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1年12月参加工作,东北财经大学金融系货币银行学专业毕业,在职研究生学历,经济学硕士,高级经济师,中国注册会计师。历任中国工商银行办公室副主任、中国人民银行内审司司长、中国人民银行纪委委员等职,2003年11月至今(2015年6月)任中国建设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

个人履历

  1971.12—1973.10,辽宁省锦西县东风街道机电厂工人、车间主任。

  1973.10—1975.10,辽宁省锦西县塔山公社插队知青。

  1975.10—1978.09,在辽宁财经学院财政金融系金融专业学习。

  1978.09—1984.03,中国人民银行信贷局、储蓄管理局、工商信贷部干部。

  1984.03—1987.08,中国工商银行工交信贷部工业一处副处长(其间:1985.09—1986.01在中央党校国家机关分校学习)。

  1987.08—1991.02,中国工商银行办公室秘书处副处长、处长(其间:1989.12—1991.02挂职任中国工商银行青岛分行行长助理)。

  1991.02—1992.06,中国工商银行办公室副主任。

  1992.06—1994.10,中国工商银行资金计划部副主任。

  1994.10—1996.04,中国工商银行营业部总经理(副局级)。

  1996.04—1998.07,中国人民银行稽核监督局副局长(其间:1993.03—1997.02在职攻读东北财经大学金融系货币银行学专业硕士学位)。

  1998.07—2000.06,中国人民银行内审司司长、中国人民银行纪委委员。

  2000.06—2003.11,中国人民银行成都分行行长、党委书记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四川省分局局长。

  2003.11—,中国人民银行纪委书记、党委委员。

  2011.11.28—2017年7月,中国建设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

社会职务

  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共第十七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代表大会代表。

职务任免

  2017年7月31日下午,建行总行召开了中层以上干部会议,会上中组部有关领导宣布由中国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田国立接任中国建设银行党委书记一职,并提名为董事长人选,建设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王洪章因为年龄原因不再担任。

  2017年7月30日,中央金融系统各单位分别召开党代表会议,共选举产生出席党的十九大代表44名,王洪章当选。

人物言论

  2015年5月26日,汇金在A股场内减持工行和建行,这一消息一度被热炒为国有银行混改启动的信号。

  真的是这样?昨日,中国建设银行董事长王洪章在香港股东大会召开前,在香港接受包括南都在内的多家媒体采访。其表示,汇金减持建行是一个正常的市场行为,主要是建行股价涨得较快,汇金考虑自身收益做出的安排。对于混改,他表示,目前建行实际上已经实现混改,只是缺少大型民营企业入股,现在还没看到和找到愿意找建设银行的民营股东。王洪章还表示,货币政策上预计还会有进一步的动作。

  而昨日和王洪章在香港股东会上一起露脸的,还有刚接任建行行长的前保监会副主席王祖继。

  建行净利润:不会断崖式下降

  昨日,建行在香港和北京两地同时召开股东大会,当天股东大会召开前,王洪章以及王祖继在香港接受包括南都在内的多家媒体采访。据公开资料,在接任建行行长前,王祖继为保监会副主席、党委委员。此前曾任国家开发银行综合计划局局长,吉林省省长助理,吉林省副省长等职。本月12日晚间,建行发布公告,因工作安排,张建国已向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提出辞呈,辞任该行副董事长、执行董事及行长的职务,建行董事会会议聘任王祖继为该行行长。

  首次以建行行长身份亮相,王祖继称,对于此次高管变动,这是一次正常的人事安排和调整,主要是张建国到了退休年龄。对于接任后的工作任务,他表示,一是在新的挑战下,力保八成董事会提出的各项经营目标;二是推动建行已经确定的转型方向。

  今年对于商业银行来说,受宏观经济增长放缓影响,业绩增速压力更大。从一季报看,五大行增幅全部滑落至2%以下,仅勉强维持正增长。对于业绩压力,王洪章坦言,今年对于商业银行盈利将是一个很大的挑战。盈利将逐步下降,并会有小波动。他称,一季度建行的净利增速1 .8%基本反映了实际的经营水平和目前经济下行挑战的影响。对于今年年底的具体增速情况,他认为,不好做出判断,但是变化不会太大。王洪章表示,建行净利润不会出现断崖式下降。

  货币政策:预计还有进一步动作

  事实上,从去年全年以及今年一季度看,不良提高,减值拨备蚕食了商业净利润是业绩增速放缓的重要原因。以建行为例,截至今年一季度,不良率已经连续6个月走高。

  对于不良的情况,王洪章回应,目前确实存在区域性不良的问题。但他认为,中国银行业的不良贷款,感觉到是可控的。区域性的系统性的金融风险肯定不会出现。“中国银行业的不良率为1.4%,国际平均水平是3%。”王洪章认为,即便翻一番,中国银行业的不良都不会是全球最差。“当然我们不会到那个程度。不良的可控性还是有信心的。”王洪章认为,尽管目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但企业和产业机构调整,包括中央的一系列稳定经济增长的措施,今年将一定有成效。二是银行对此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对贷款的管理加强。对于不良的控制,王洪章表示,在财政部的支持下,扩大了不良的审批权限,处理进度在加快。现成的贷款,进行了两轮重组,对不良笔数比较清楚,此外,建行多种办法来控制不良贷款。包括与企业商量,对困难的企业通过借新还旧,贷款形式的调整,或者注入新贷款的企业帮助企业度过困难。在其他部门的支持下,积极推进资产的证券化,为不良贷款的处理和解决开辟新的路子。而在贷款投入上,他称,加大信贷结果调整,对不良率较低的企业、行业和区域加大贷款投放比例。

  除了不良,利率市场化加快、金融脱媒加速、降息周期下净息差收窄等因素同样困扰当前的商业银行。其中对于货币政策的影响,王洪章在回应南都记者提问时表示,今年的货币政策预计还是将继续保持稳健,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情况下,货币政策上预计还会有进一步的动作,具体需要宏观经济指标。具体到降息对于银行利润的影响,他称,尽管目前均为对称性降息,但幅度有变化,对于银行的定价谈判造成了困难,从而影响银行盈利。但他表示,经过此前两轮的降息,建行在应对上有对策。

  具体到近期的大额可转让传单对于利率市场以及银行经营的影响,王洪章表示,从市场化的产品看提出大额可转让传单,实际上已经是利率市场的具体产品了,但他认为,对于建行收益会有影响,但短期影响不大,因为目前刚推出,额度在几百亿元级别,额度不大。此外,建行也会将大额可转让存单获得存款运用到更高的资产上去。

  混改之于建行:没有实质意义

  除了业绩,近期,银行混改成为市场关注焦点。特别是上月有关汇金减持工行和建行的消息更是被看做国有银行混改启动的信号。

  不过,对此,王洪章认为,汇金减持是一个正常的市场行为。“因为建行最近一段时间,涨得比较快,持有建行股份的股东,包括汇金的大股东,也会考虑自己的收益以及财务上的安排。”他认为,这也不代表建设银行经营方向出现问题。

  至于混改,他称,近期此概念炒得比较热,包括中行和交行的混改呼声较大,但他目前尚未看到具体的文件。对于建行而言,他认为,混改没有实质意义。“建行实际上已经是混合股份的国有控股银行。”王洪章称,建行缺少的只有大型民营企业。至于目前是否有合适的民营企业,他称:“现在还没看到和找到愿意找建设银行的民营股东,如果有合适的,我非常欢迎。”

  而在外界看来,银行混改的一个重要改革点在于对国有银行薪酬体系改革进行改革。近期王洪章也对外表示,建行现阶段完成转型规划要解决好三大关键问题就包括考核机制。而国有银行的考核体系一直被外界所诟病,特别是年初,央企高管限薪令更是令银行高管荷包缩水。王洪章在回应南都记者提问时表示,包括其在内建行副行长以上级别均受到央企高管限薪的影响,薪酬下降。不过他强调,这仅是对高管,中层和基层并不受限薪令的影响。“比我在人行的时候已经高了。”对于自己的降薪,他笑言,服从降薪政策,此前他也已经向外资董事保证,不会因为降薪而影响工作积极性。

  对于外界关注较大的银行员工降薪问题,他坦言由于盈利受到影响,部分分行的指标确实受到较大的影响,从而影响员工的收入。而对于因降薪而引发的银行员工离职潮,他表示,确实注意到了基层和中层员工流失的情况,对此专门分析过,目前2%的流失率与限薪前相比没有太大的变化。

词条信息

  • 浏览次数: 277 次
  • 更新时间:2018-1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