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赫德

词条分类: 经济    词条标签: 马克·赫德

马克·赫德
  马克·赫德,原惠普CEO、董事会主席,于1979年获得商业管理学士学位。大学期间,赫德曾是学校的网球队队员,并且成为该校网球队排名第一的队员。赫德大学毕业在进入职业网球的企图失败之后,赫德于1980年进入了NCR公司,先后在管理、运营、销售和营销等领域担任不同职务,并于2003年3月担任NCR公司的CEO兼总裁。2005年4月加入惠普公司,出任总裁兼CEO,2006年成为董事会主席。2010年8月辞任惠普CEO、董事会主席。2014年9月出任甲骨文公司CEO。

人物经历

  惠普首席执行官马克·赫德生于纽约市,曾就读于美国得克萨斯州贝勒大学。

  大学期间,赫德曾是学校的网球队队员,并且成为该校网球队排名第一的队员。

  1979年 获得美国得克萨斯州贝勒大学商学的学位。

  1980年 加入位于俄亥俄州Dayton的美国著名的收银机公司NCR,在得克萨斯州销售计算机。

  2000年 出任NCR首席运营官。

  2003年 出任NCR首席执行官。在一年的时间里,把NCR的纯利润几乎提高了五倍,从5800万美元,合每股收益61美分提高到了2.85亿美元,合每股收益2.97美元。

  2005年 出任HP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

  2006年 领导惠普超越IBM,使之成为全球最大的IT企业。

  2007年 开始了与女承包商长达两年的私人关系。

职业业绩

  2010年11月13日,英国著名IT杂志《CRN》日前评出了2007年度全球25位最富创新精神的职业经理人排行榜,惠普CEO马克-赫德因与解决方案提供商密切合作并创造了共赢的局面,摘取了第一名的桂冠。

  赫德加入了位于俄亥俄州Dayton的美国著名的收银机公司NCR后,在得克萨斯州销售计算机。

  赫德在NCR公司曾担任过高级销售员和市场营销官员。1999年,赫德担任NCR公司的Teradata仓储部门的主管。后来,赫德又担任了NCR公司的总裁和首席运营官、首席执行官。

  NCR公司在北京有一个收银机工厂,雇用了大约1000名员工。赫德积极推动NCR公司在中国的发展。作为NCR公司的负责人,他每年有一半的工作时间是在北京和欧洲渡过的。

  赫德在Dayton的时候是每天早上8点上班,晚上7点下班。他通常晚上都在家与妻子和两个女儿共进晚餐。在睡觉之前,他还要工作两个小时。

  在马克·赫德的领导下,惠普不仅在去年底取代戴尔成为全球最大的电脑销售商,而且今年营收首次突破1000亿美元,从而使惠普取代IBM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技术公司。赫德与众不同之处,在于他坚持定期与惠普各个层面的解决方案提供商会面并吸取他们的想法。

  例如,2010年5月,惠普和他的领导团队在加州拉霍亚(La Jolla)与40多家解决方案提供商举行了一场规模空前的渠道峰会,与他们探讨如何才能让惠普和渠道商共同发展,来实现共赢。此外,惠普还一直坚持与中小企业的IT管理人员进私下交流。在他看来,惠普的商业合作伙伴是高于惠普产品和解决方案的第一资源。

主要事件

  裁员风云

  对很多惠普员工来说,2005年7月19日是个黑色星期二,他们要么没有收到公司的续约合同,要么收到了伤感的裁员信。

  早在4个月前,马克·赫德坐进卡莉·费奥瑞娜的办公室,成为了惠普新任CEO。熟悉他的人不多,虽然他在NCR担任CEO期间业绩非凡,通过控制成本使公司股价暴涨323%,但低调的马克在作风上与前任截然相反。

  当惠普正式宣布,计划在未来6个财季里削减1.45万员工,近员工总数的10%时,如同平地惊雷。内部的恐慌可想而知,但华尔街的分析师大多乐观,《福布斯》和《财富500》杂志也对此看好。其中,Robert Frances Group分析师迈克尔·多尔齐一针见血地指出:“这并不是惠普该裁多少人的事情,而是该裁哪些人的问题。赫德必须让企业客户相信,惠普是一家很稳定的公司,并能有利于自己的长期发展。”

  在卡莉·费奥瑞娜领导期间,惠普变成了一个囊括PC、数码产品、打印机及服务在内的全能公司。其间,尽管卡莉按照客户导向的原则,将惠普四大业务集团进行过多次重组,但是基本未涉及大规模裁员的话题,即使是压缩编制,公司也会想办法在其他职务上重新安排人员,这使得惠普成了全球IT业界人数最多的公司之一,达到15.1万,几乎是竞争对手戴尔的三倍。

  据分析家预计,惠普每裁员一名雇员,每年可节省10万至12万美元的成本。那么每裁员5000人,就相当于每年为惠普增加每股15美分的营收额。如果所裁雇员来自低利润部门,那么不但不会影响销售额,反而会增加公司营收。市场受利好消息影响,惠普股价在9个交易日内上扬了7%。

  果然,该次裁员目标明确,主要将职能部门,如后勤、财务、人力资源等精简,并在业务部门适当调整,同时维持研发和销售部门的现状。赫德表示,考虑到惠普创新的需要,因此裁员的重点避开了核心的研发和销售部门。目的是进一步加强客户支持,并继续领导科技革新。他说,惠普就是一家依靠技术创新而不断前进的公司,但一度没有看清方向,“重新认识这一点很重要”。

  为使裁员计划顺利进行,马克·赫德采取了一项巧妙的安抚人心的策略。去年7月底,惠普宣布将提供1302个职位,其中包括多种工程、软件开发和客户跟踪等,专门面向“重灾区”内被裁的员工。这些岗位的数量只相当于裁员总数的1/10不到,但无疑起到了“镇痛剂”的作用。在美国、印度和中国大陆这些提供新岗位相对较多的地方,公司内部调查显示,这三地员工的心态最为平稳。另一方面,他早早准备好此次裁员所需的11亿美元资金,支付给离职人员、维护客户关系以及相关法律费用。

  机构精简

  在马克·赫德手中,惠普存在了数年之久的四大业务集团变成了三个。

  此举得到了董事会的支持。虽然马克上任后,董事会就表示不会对其具体变革措施加以干预,但一定要注意在过程中遵守“惠普之道”——这是将惠普和IBM、戴尔以及其他公司区别开来的最明显的特质——其中包括要持续创新、尽量替员工考虑、保持与客户良好关系等原则。董事会认为,赫德对裁员问题的妥善安排遵循了这一信条。

  惠普每年有36亿美元研发费用,占整个销售收入的4%左右。赫德将研发投入的核心业务主要放在增长比较快的三个领域:首先是企业级市场,其次是移动市场,以及惠普最具竞争优势的打印成像业务。而一些实际与业务关联不大的实验室,都陆续关门。包括消费者应用与系统实验室、新兴技术实验室、剑桥研究技术实验室(负责研究健康与保健技术)以及高级软件研究组。

  具体到职能部门,由于不像业务部门那样有全行业的指标,因此赫德在与管理层沟通后,拿出自己的一套指标做参考,比如上个月在某个系数上减少了 0.05%的成本,这个月是否让该数字再升高些。另一些指标甚至精确到办公室的租金上,惠普计划把其分布在全球的几百家不动产机构精简整合到几个核心地区,以进一步降低不动产成本。比如在中国惠普,就会要求说明地处北京CBD中心位置的惠普大厦是否租金偏高,最后考察的结果是,惠普大厦并没有超标,但在一些空间的利用率上还可以提高。

  为了提高公司运营的效率,2006年5月,惠普宣布计划将全球85个数据中心整合进亚特兰大、休斯敦、奥斯丁的6个主要站点。这三个城市,每个城市分布两个站点,面积为5万平方英尺,相距15英里。这些站点将被用于支持惠普自己的服务器和存储基础架构,预计这次整合将花费大约10亿美元。主导这次调整的是CIO兰迪·莫特,前戴尔CIO,在此之前曾在沃尔玛任职22年,帮助沃尔玛建立了全球最复杂的供应链,自己也成为全美最佳CIO之一。赫德不惜重金将莫特招来正是希望提高公司在IT运营方面过于分散的局面,在减低成本的同时将效率增高。除了数据中心,惠普内部还减掉了500个IT项目,节省了2 亿美元的费用支出,但仍保证惠普内部的信息系统可以提供最好的信息给公司的员工。

  卡莉时代,由于缓慢的利润增长,加之愈演愈烈的竞争态势,惠普曾进行过两次结构调整。一次是将企业系统集团(ESG)、专业与支持服务集团 (HPS)、信息产品集团(PSG)及打印及成像集团(IPG)中的ESG与HPS砍除,新设企业客户集团(CSG)和技术与服务集团(TSG)——按照卡莉的策略,剔除与新设均以客户导向为原则。另一次调整则是将PSG及IPG合并,成立新的信息产品集团(IPSG),其核心即将打印机和PC业务合并。此举激怒董事会,认为可能会断送利润最高的打印机部门的前程,卡莉也因此次合并而饱受外界批评。

  摆在赫德面前的,也是另一个让惠普头痛的地方:四大业务部门的管理成本。除了三大主要业务部门PSG、IPG和TSG,还有一个专门为这三个部门进行销售服务的CSG。CSG意味在总部横向的管理体系中,又多出了一个横向的职能部门,这需要公司矩阵体系中存在大量的销售人员,而这又和业务部门的销售人员职能部分重叠,而CSG与另外三个部门沟通也需要耗费大量成本。其次是职权不清晰。CSG能让惠普以整体形象出现在客户面前,但是一旦谈判失败,就没有实际责任承担人,因为可能是CSG的问题,也可能是业务部门自己的问题。

  经过3个月的调研,赫德深知撤销CSG部门势在必行。好在CSG的执行副总裁、60岁的迈克·文科尔,也到了退休年龄,在经过数月的安排调整后,该部门最终顺利并入其他三个业务部门。接下来负责后勤和采购的全球运营部门也被撤销,方式也效法撤销CSG的思路,将其职能分配到三个业务集团。

  最终,IPSG被分拆为原有的PSG和IPG,同时将负责面向大型企业、中小企业和公共事业客户销售的CSG直接并入到TSG、IPG和PSG 这三个独立的业务集团中。这意味着,在马克·赫德手中,惠普存在了数年之久的四大业务集团变成了三个,即以PC为核心业务的信息产品集团(PSG)、以打印机为核心业务的打印及成像集团(IPG)和技术与服务集团(TSG)。根本上,这种调整也改变卡莉的客户导向原则为产品导向原则,而“让惠普的产品线更加清楚,对客户也会一目了然”,赫德如是说。

  新式矩阵结构

  职责问题上,赫德的做法是减少层级,让从他自己到一线的员工只有8级(以前是11级),而且都是竖线联系,再没有矩阵中的横向条块。

  去年7月底,惠普将首席营销官一职从销售部门中分离出来,同时将全球运营部从IT部门中分离出来。相关人事安排上,迈克·文科尔退休,三名新的执行副总裁加入公司执行委员会,分别是执行副总裁和首席营销官凯西·里昂(Cathy Lyons)、PSG执行副总裁托德·布拉德利(Todd Bradley)和惠普公司执行副总裁和CIO兰迪·莫特。

  职责问题上,赫德的做法是减少层级,让从他自己到一线的员工只有8级(以前是11级),而且都是竖线联系,再没有矩阵中的横向条块。如果有某项指标没有达到要求,那么下级就对自己的直接业务上级负责,然后一层层往上延展。这在惠普内部被称为“问责制”,赫德称,问责制可以从财务报表上和决策上看出它的好处,责任比较明显,每个部门都要对结果负责。

  为此他确定了三个业务部门的直接负责人,PSG集团是执行副总裁托德·布拉德利,IPG集团是佛米什·乔希(Vyomesh Joshi),TSG集团则是安·丽弗摩尔(Ann Livermore)。三人中,后两者是赫德到任之前惠普的重臣,而托德·布拉德利则是赫德挖过来的高管,他曾是手持终端生产商和服务商Palm One公司前任总裁和CEO。据说是当时托德·布拉德利在圣地亚哥的家附近的海滩上接到了一个朋友的电话,问他是否有意去惠普帮赫德管理250亿美元规模的PC业务,布拉德利说,“我现在还打算在海滩上多呆会。”几周后,他还是决定加盟惠普。

  至此惠普的新式矩阵结构已经基本搭建完成——赫德作为CEO负责全局,托德·布拉德利、佛米什·乔希、安·丽弗摩尔各自负责业务集团,直接向赫德汇报。与此同时,三个业务集团各自分担部门横向职能,比如PSG集团将负责集中直接采购,并履行公司内部所需各类商品的采购职能,而IPG集团将负责全球物流配送,并履行全公司的物流采购、货运成本管理和海关事务管理等职能。

  这样,矩阵中最耗费成本的横向结构(包括负责全公司销售的CSG集团和后勤、采购等的全球运营部门)分散到各个业务集团中,除此之外,也让各个业务集团自己完成销售外,各承担部分横向的职能。在卡莉时代,惠普的组织结构过于复杂,销售人员往往需要对每一种产品都要有所了解才敢和客户进行沟通,这样往往导致效率低下。而赫德则希望在精简结构后,能让各个产品线的销售人员专注自己负责领域的产品推销:打印部门的销售人员再也不用对服务器的性能做详细了解了;而如果需要为客户推出打印、服务器、PC等一系列产品,则通过TSG的人员来进行协调即可。

  经过一系列调整后,在8月16日公布的2006财年第三季度,惠普总收入219亿美元,同比增长约5%,同期净利润为13.8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的7300万美元猛增了1790%之多。PSG仍然是惠普最大的业务,季度收入69亿美元,不过利润仅为2.75亿美元,低于IPG的8.84亿美元、TSG的3.64亿美元。上述三个部门的收入分别为62亿美元、39亿美元和41亿美元。

  分析师预计,惠普第四财政季度将收入241亿美元左右,而全年营收将可望达到921亿美元,而IBM2006年的预期营收则为899亿美元——以过去一年的营收来看,惠普实质上已经超越IBM成为全球营收最高的科技公司。

  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赫德表示,总收入的持续增长和利润率的提高是惠普纯收入大幅增加的主要原因——众所周知,有“成本杀手”之称的他还在继续裁员。

  这就是马克·赫德,49岁,惠普CEO。

  当然,他的履历上不会写有“失败的职业网球之路”,他大概是惠普有史以来最成功的CEO之一。

  离开惠普

  北京时间2010年8月7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全球第一大PC制造商惠普周五宣布因,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赫德已经辞职。

  赫德是在一起针对他本人以及惠普公司的性骚扰调查行动之后提出的辞职。惠普周五在其声明中表示,在对赫德本人及公司的性骚扰指控进行调查后发现,赫德并未违反惠普公司的性骚扰政策,但调查发现赫德违反了惠普商业行为准则。

  赫德辞职将立即生效。惠普向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信息显示,在赫德辞职的30天内,公司将向他支付1220万美元现金;依据《统一综合预算汇编法案》(COBRA),惠普将在未来18个月内向赫德偿付医疗和牙医保险费。

  一些解决方案提供商认为,事件将对赫德名誉带来短时影响,这并不意味着赫德开始走下坡路,或者永远出局。

  造成影响

  马克·赫德的价值似乎在其辞职之后得到了体现。就在惠普宣布首席执行官马克·赫德因涉嫌性骚扰而辞职后的数分钟之内,华尔街并在迅间验证了赫德的价值——惠普股价短时间内大跌近10%,此跌势也导致惠普市值缩水高达100亿美元。 惠普市值的这一蜕化也似乎更加明确表明,赫德自5年之前执掌惠普以来,其严肃认真的管理模式并逐渐渗透进惠普之中,而且也日渐赢得了投资者的信任。在这5年期间,惠普股价已经翻了一倍。

  面对股价迅速下跌的局面,同时也为了防止市值进一步缩水,惠普在宣布了马克·赫德辞职之后,立马也迅速做出反应,例如发布第三财季的初步财报,上调第四财季业绩预期,并明确表示马克·赫德的离职不会给公司产生大范围的影响。但事实表明,正是因为马克·赫德的努力措施,惠普才能够扭转了此前的不利局面,另外,在赫德继任者尚未浮出水面之际,这种不确定性有如密布阴云,仍然笼罩在惠普之上。

  离职内幕

  惠普董事会周五晚上宣布赫德从公司CEO及董事会主席任上辞职,称赫德与帮助惠普进行营销的一位承包商之间“个人关系密切”。所述的作为惠普承包商的这位女士的代理律师,于2010年6月末就同惠普进行了接触,指控赫德进行性骚扰。惠普随后展开的调查发现,性骚指控缺少事实根据,但存在给予这位女士不适当的支付。

  惠普董事会声称今年53岁的赫德未说出公司资金的使用出处,敦促赫德辞职。但消息人士表示,赫德提出向公司退回这笔受争议的资金。尽管如此,惠普董事会要求赫德辞职的决定没有改变。惠普董事、风险资本家马克·安德里森(Marc L. Andreessen)表示:“这是一个必须做出的决定。”

  惠普执行副总裁兼法律顾问迈克尔·霍尔斯顿表示,赫德的行为显示出其辨别力的深度缺乏,他利用不适当的开支报告隐藏同这位妇女的关系。不过据消息人士称,赫德否认与这位女士存在两性关系。这位女士代理律师格洛丽亚·奥尔雷德表示:“我们希望认定,我的当事人和赫德之间没有什么事情并且不存在亲密的两性关系。”

  由于受以上消息拖累,惠普股价周五跌幅近10%,导致市值缩水100亿美元。

  惠普称,这位女士受公司CEO办公室雇用,于2007年秋至2009年秋期间一直在为惠普工作。消息人士称,几个月来这位承包商为惠普在亚洲、欧洲和美国举办了许多活动,在活动结束后时常同赫德单独用餐。这位承包商在美国举办这样的活动每次获得支付1000美元至5000美元,而在国外则高达1万美元。赫德在他的开支报告中称,指控他与这位女士时常单独用餐不实,事实是他要么独自一人用餐要么同另外的人员一起用餐。

  据惠普周五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称,赫德的离职补偿费为12,224,693美元。惠普将授予赫德购买最高775,000股公司普通股的截止时间向后延期,原定截止时间为周五。根据业绩,还将授予赫德330,117股股票。

  赫德在声明中表示:“在为惠普工作五年后,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痛苦的决定。但我认为,我将很难继续成为惠普有效力的领导人,因此这是公司董事会和我此时的唯一选择。”惠普董事会宣布,已经指定现任CFO卡西·赖斯杰克担任公司临时CEO。赖斯杰克女士已经为惠普工作24年,自从2007年1月份以来一直担任惠普CFO。惠普董事会已经成立了公司CEO新人选物色委员会,委员会组成人员包括马克·安德里森、Lawrence T. Babbio Jr.、John H. Hammergren和Joel Z. Hyatt。 一名50岁前女演员,承认是自己指控惠普公司前总裁赫德性骚扰,导致赫德被迫辞职。她表示,自己已经和赫德达成了私下和解协议。

  这名女子名叫费舍尔(Jodie Fisher),上世纪90年代曾在多部电影中参与演出,2007年还曾在NBC电视台真人秀节目《恋爱达人》(Age of Love)中现身。她通过律师发表声明称:“我对赫德因此事丢掉工作感到震惊,这并非我的本意。”

  费舍尔拒绝透露和解协议细节,只是表示,自己没有和赫德发生关系。

  费舍尔去年6月开始指控赫德性骚扰。她在2006年至2009年期间担任惠普公司的合约员工,主要工作是参与筹备公司高层客户及管理人员会议。

  职场履新

  美国时间9月7日,甲骨文正式任命惠普前CEO马克·赫德(Mark Hurd)为新任联合总裁及董事会成员。据了解,赫德于一个月前因性骚扰丑闻被迫辞去惠普CEO职位。为此甲骨文CEO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曾专门写邮件给《纽约时报》,称赫德为要好的朋友,并称惠普董事会辞去赫德是“自苹果董事会多年前炒掉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以来最糟糕的人事决定”。

  据了解,赫德接受了甲骨文的邀请出任甲骨文联合总裁,甲骨文的战略也随之曝光,它的目标不是惠普而是IBM。

  昨天,甲骨文正式任命惠普前CEO马克·赫德(Mark Hurd)为新任联合总裁及董事会成员。作为技术产业最广为人知的高管之一,赫德的迅速回归,显示出他依然能从硅谷各界得到有力支持。此前,因为惠普公司前营销顾问、女演员乔迪·费希尔(Jodie Fisher)指责赫德对她进行了性骚扰,惠普董事会对赫德展开调查,导致两者关系破裂。

  据了解,自从8月初惠普罢免赫德之后,甲骨文首席执行官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一直给予赫德最强有力的公开支持。埃里森发表公开声明表示,“马克在惠普的表现极为出色,我期待他在甲骨文的工作会更加出色。”埃里森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整个IT界,几乎没有比马克拥有更多行业经验的经理人。”

  确实, 马克·赫德并非庸才,他甚至一度被视为硅谷最佳商界领袖。《财富》杂志曾把他称为“经济衰退时期管理公司的理想人选。”在他执掌惠普的五年,惠普股价翻了一倍。即便是在遭遇经济危机的2008 年,惠普的年收入仍然高达1180 亿美元,远远超过竞争对手IBM的1040 亿美元。此举也让惠普成长为全球最受推崇的公司之一。

  业内人士表示,赫德的到来将进一步引发甲骨文管理层的动荡。过去几年间,甲骨文的管理层一直都由“三人团”共同掌管:埃里森负责工程以及一切他愿意掌管的事情;投资银行出身的萨弗拉·卡兹(Safra Catz)负责财务、并购和传统的运营业务;曾经当过分析师的查尔斯·菲利普斯(Charles Phillips)则负责销售。就在赫德周一上任的同时,菲利普斯也从甲骨文离职。

  另外,随着赫德的到来,甲骨文也将对IBM发起最强有力的攻击。赫德表示:“我相信,以软件和硬件相整合的战略将使得甲骨文能够在企业服务器和存储器领域击败IBM。”甲骨文在服务器和存储器领域拥有很多竞争对手,他特意点名IBM,毫无疑问表达了甲骨文对IBM的重视。

  起诉风波

  2010年9月8日,惠普正式起诉该公司前CEO马克·赫德,以阻止他在惠普竞争对手甲骨文公司任职。对此,甲骨文回应表示,惠普的起诉已经影响了双方在IT市场的合作。 昨天,加利福尼亚州的一家法院受理了惠普的起诉。此前一天,甲骨文公司任命赫德为联席总裁。

  惠普方面认为,赫德加入甲骨文,会使该公司“最具价值的商业机密和机密信息处于危险中”。赫德在甲骨文任职,必然会违反他与惠普签订的保密协议。据悉,该协议是赫德与惠普签订的价值4000万美元的解雇金条款的一部分,目的是保护惠普的商业机密和保密信息,而赫德曾负责制定惠普的战略规划,并参与了一项有关甲骨文针对惠普的竞争优势的“高度机密”的分析。

  惠普起诉赫德当天,拉里·埃里森发表声明对惠普进行了严厉批评,称这一起诉是报复性的,并有损惠普股东利益。声明中表示:“甲骨文认为惠普是重要的合作伙伴。惠普董事会对甲骨文和马克·赫德的这一报复性举动表明,它完全无视与甲骨文的合作伙伴关系,无视我们共同的客户、惠普股东和员工。”

  埃里森强调,“惠普董事会的这一举动使甲骨文和惠普几乎不可能继续在IT市场合作。”

人物语录

  好的公司要么善于增长,要么精于效率,要么取胜于资本市场。而伟大的公司则在于这三者都成功。(2005年)

  我不介意拿我和卡莉女士作对比,但我现在的工作重点,是着眼未来而不是过去。(2005年)

  我选择人才的标准,是看这个人是否有非常强的领导力,是否有非常大的工作动力和积极性,更重要的是他要有非常强的执行能力,要把事情做成。否则一切都是空洞的。(2005年)

  惠普是正在转型中的公司,而不是已经转型的公司。(2007年)

  对于惠普而言,我们并不热衷于成为市场上的第一,我们更着眼于做好我们的基础工作。(2007年)

  越来越多的企业使用开放的系统,而开放的系统又更多的采纳业界的标准,而且目前这一趋势是在不断的加速。

词条信息

  • 浏览次数: 99 次
  • 更新时间:2018-12-05